首页 > 投资理财 > 尹中立:强势美元重现意味着什么

尹中立:强势美元重现意味着什么

美元的强势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期。自从2001年以来,美国一直实行弱势美元战略,试图通过美元不断贬值的方式来刺激国内经济;2008年遭遇次贷危机之后,美联储加大货币政策刺激的力度,甚至玩起了量化宽松游戏。加上美国政府债台高筑,很多人倾向于美国政府会通过通胀方式逐渐“销债”的判断。总之,市场认为未来美元将继续弱势。

笔者认为,通过货币政策刺激经济难以让美国摆脱目前的困境,弱势美元只会让美国经济陷入恶性循环,正确的做法是重新实施强势美元战略。强势美元符合美国的国家战略利益,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投资者,都要对此有足够的认识,并对美元反转的可能性抱有警惕。笔者分析的视角是国家之间的比较优势。

从历史轮回看美元作用

从全球各国经济的比较优势看,可以分为三类:一是有技术和研发优势的国家,以美国、西欧及北欧国家为典型代表,他们长期占据全球产业链的上端;第二类是有自然资源优势的国家,典型代表有俄罗斯、澳大利亚、中东产油国等;第三类是有廉价劳动力资源优势的国家,中国和印度是其中的典型。在过去几十年里,随着美元的强弱转换,这些具有不同优势国家的强弱也随之此消彼长。

在2000年之前,由于中国还没有完全融入全球化,所以,全球国家之间的强弱转换,主要在第一类国家和第二类国家之间进行,技术优势的国家与资源优势的国家各领风骚。

在20世纪70年代及80年代初,美元不断贬值,而石油等资源产品价格大涨,结果是第一类国家陷入了滞胀的困境,前苏联及中东产油国崛起。尽管当时的苏联还处在西方的经济封锁中,但石油价格的上涨无疑给它提供了充裕资金,支持其武器制造业的发展。

20世纪80年代,美国在前美联储主席沃尔克的主导下采取了紧缩货币,美元重新走上强势轨道,资源类的产品价格步入了熊市。姑且不论这样做是否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有意为之,在效果上确实令第二类国家陷入了困境,极端的例子是前苏联解体(当然,苏联解体有政治上的原因).

20世纪90年代同样是美国及欧洲称雄的时代。这段时期,对美国经济影响最大的人物是财政部长鲁宾。鲁宾担任过高盛总裁,他的思维是华尔街式的思维。对于华尔街来说,有了足够多的资金才能赚更多的钱。因此,鲁宾的思路是让全球资本进一步向美国集中,向华尔街聚集,1995年他明确宣布“强势美元符合美国利益”。受此影响,美国股市出现了壮观的大牛市,催生了以网络科技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事实证明,强势美元战略的确符合美国利益,此时美国不仅引领世界科技发展的方向,而且财政上还实现了盈余。

与之相对应的是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亚洲各国的共同特点是喜欢储蓄、工作勤奋、重视教育,但18世纪以来,经济发展水平一直落后于西方,在全球经济分类中属于第三类国家。20世纪70年代、80年代欧美经济经受滞胀折磨时,很多资本进入亚洲,亚洲出现了快速工业化的进程,出口飞速发展,造就了“亚洲四小龙”的奇迹。因此,亚洲金融危机前约20年的经济奇迹,与弱势美元下的国际资本流动有直接关系;而在强势美元影响下,亚洲金融危机发生了。

进入21世纪后,人口最多的中国加入全球化竞争的行列,使全球经济格局再次发生了巨变。如果说20世纪后期全球经济竞争主要在技术优势的欧美国家和资源优势的产油国之间进行的话,那么进入21世纪后,全球经济竞争格局又多了新的一极,即以廉价劳动力为优势的中国参加全球经济竞争。

就在中国加入全球化(以加入WTO为标志)的时间点上,美国发生了两起重大事件,即科技股泡沫崩溃和“9·11”事件。受此影响,美国走上了错误的轨道,开始实行弱势美元战略。2001年开始,美联储不断降息,目的是为了缓和上述两起事件对经济的冲击。但美元弱势导致国际资本从华尔街撤离,寻找新目的地。此时,中国的经济大门彻底开放了,丰富而廉价的劳动力、完善的基础设施及广阔的市场令中国成为国际资本新的乐土,加上人民币与美元的固定汇率制度,使得中国迅速成为全球新的制造业中心。

美元强弱与全球财富再分配

从上述历史现象可以看到,美元强弱会导致全球经济格局的调整乃至政治格局变幻,因为美元是国际货币,全球主要商品以美元定价,美元的强弱事实上导致了全球财富的再分配。

最近一轮的弱势美元战略不仅使中国的竞争力迅速崛起,而且导致了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牛市。从需求角度看,这一轮商品牛市的起因是中国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的快速扩张。如果没有弱势美元战略,中国的工业化推进不会如此之快,与城市化相关的房地产投资和城市基础设施投资的扩张也不会如此猛烈。可以说,是弱势美元战略帮助中国提升了竞争优势,与中国类似的还有印度等国。

当弱势美元与中国大规模工业化和城市化造就的全球大宗商品牛市向纵深发展时,第二类具有资源优势国家的财富空前增长,不仅中东产油国赚得盆满钵满,而且俄罗斯也开始重新崛起,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因为出口资源赚取了很多外汇,加元和澳元兑美元都出现大幅度升值。

在美国的弱势美元战略作用下,过去十年里的全球经济竞争格局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第一类国家相对衰落,第二类国家和第三类国家(尤其是第三类国家)相对崛起,所谓“金砖国家”事实上是弱势美元的产物。

美国的经济决策者恐怕没想到,实施弱势美元战略不仅没有解决美国的问题,反而使自己的竞争优势相对下降,甚至进入危机的泥潭。何以如此?从经济逻辑看,弱势美元对应的是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美国必须支付更多的资金才能满足国内的需要,于是,外贸逆差扩大,财政赤字增加;而强势美元下,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下跌,美国的进口商品价格走低,贸易逆差减少,财政赤字减少。

同样道理,美国的弱势美元战略还直接导致了很多欧洲国家的困境。尽管欧洲的债务危机有很多原因,但弱势美元战略是其中重要原因。欧洲国家其实早已经看到以美元为国际货币对自己不利,十几年前开始推出欧元替代美元,可惜欧元在充当国际货币的道路上充满崎岖,到目前为止还无法替代美元,大宗商品交易还是基本以美元定价。因此,欧元难成气候和弱势美元,冲击了属于第一类国家的欧元区各国,原因仍在大宗商品价格上。

当然,欧美的相对衰落是多种原因所致的,欧美国家的高福利制度、低储蓄率导致国家的财政支出膨胀,而民主政治体制又难以改变现状,把他们推进了债务危机的泥潭。而有同样制度背景的国家中,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并没有出现类似危机,因为他们属于第二类(有资源优势)的国家,是弱势美元的受益者。这个事实表明,弱势美元是导致欧美相对竞争力下降的一个重要因素。

美国如何演绎强势美元战略

按照上述思路推理,如果欧美国家继续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让美元贬值,则他们的相对竞争力仍难以恢复,走出危机的希望也愈加渺茫。只有实行强势美元战略,才符合欧美国家的利益,从根本上改变相对衰落的局面。但该战略显然不利于解决当前的问题,比如债务危机、贸易平衡,尤其是不利于解决就业问题。可见,强势美元对美国长期有利但短期不利,要实施这一战略,需要找到突破口。换言之,必须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才能为美元回流和走强创造“基本面”条件。

从历史经验看,突破口往往是新的技术革命。考察当前的美国企业,支持强势美元的因素似乎正在累积:一是企业部门的现金流和利润处于历史最好水平。苹果、微软、谷歌、IBM、Twitter等,这些极富创新活力的企业依然延续着财富神话,最典型者如苹果公司,没有负债却坐拥700多亿美元现金和高流动性资产。

二是小企业信贷活动增强,带来就业改善和消费信心改善。汤森路透/PayNet小企业贷款指数已经呈现出走强趋势,小企业信贷增速已经连续5个季度超过20%水平。这从微观上反映企业创新活动恢复,与之对应的美国失业率在最近一个季度下降较为明显,自2011年4月至10月,美国拥有失业保险资格的人数持续增加,增幅高达约61.6万人。

此外,美国出现了一批“商业模式创新”的公司,像Facebook、Twitter、Groupon等,这些极富创新活力的企业未上市就受到资本热捧,是否会演变成新经济因素的集群式迸发仍有待观察。从现象上看,2011年的美国股市不仅比欧洲股市强,而且比新兴市场强劲,这是十分值得思考的现象。

另外,欧元的弱势为美元强势崛起创造了条件。在金融市场,所谓美元的强弱,主要参照系是欧元,只要欧元走弱,则美元自然强势。笔者认为,欧元的制度性缺陷很难解决,随着意大利、西班牙等高负债的国家还债时间窗口的临近,2012年的欧元将遭遇比2011年更大的挑战。而美元则可能在欧元衰落中崛起。

强势美元重现意味着什么

假如美国真的回归强势美元战略,全球经济格局又将重新洗牌。

首先,从全球经济格局与政治格局的调整看,第一类国家的竞争力会相对提高,而第二类资源优势的国家的竞争力相对下降,以中国为代表的第三类国家也会受到冲击。具体而言,可能会出现以下结果:

中东产油国的局势将进一步恶化。这些国家在过去十年里赚了很多钱,但这些钱相当部分进了少数人口袋,存在分配不公的问题。更要命的是,这些国家一直靠出口石油过日子,经济结构单一,国内没有什么支柱产业可以解决就业问题,加上这些国家人口出生率很高,导致失业率很高。大量年轻人找不到工作,是这些国家最近一段时期局势动荡的主要原因。如果石油价格大幅度下跌,则这些国家混乱会加剧。

俄罗斯将再次步入艰难。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的前十年处境相当艰难,最近十年情况大幅改善,主要是受益于油价大幅度上升,但它的产业结构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如果石油收入大幅度减少,则将出现财政困难,甚至会出现货币危机。

因此,石油问题可能成为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博弈的关键领域,焦点将是伊朗的核问题。但是,如果美国对伊朗开战,油价将大幅上涨,强势美元战略就难以收到预期成效。因此,美国应不会对伊朗采取强硬措施。

对于中国而言,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会减弱或消失,强势美元意味着国际资本的流出,此前困扰中国多年的外汇占款增长过快、流动性过剩、房地产价格上涨过快等问题都会消失。从实体经济的运行看,投资增长速度将大大下降,产能过剩问题又重新浮现,经济增长速度将下一个台阶,从高速增长进入中低速运行;从金融的角度看,货币高速增长的时代结束了,银行业务快速扩张的愿景已经不现实,很可能会出现通货紧缩状态。

其次,对于金融市场而言,无论股市还是商品期货市场都将发生巨变。黄金和大宗商品的牛市结束了,进入了长期熊市阶段。因此,与大宗商品有关的资源类股票及周期类股票成为抛售或做空的对象。

股市里的技术创新类公司重新受到欢迎。一直对科技股不感兴趣的股神巴菲特,以100多亿美元购入IBM股票或许是科技股市场又一个春天来临的信号,至少对于美国的市场是如此,投资者对此需要高度关注。

  1. 还没有评论
评论提交中, 请稍候...

留言

可以使用的标签: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rackbacks & Pingbacks ( 0 )
  1. 还没有 trackbacks